大脸猫嗑土豆

颠鸾倒凤(倒数第二续😁)

拖延癌上线了(ಥ_ಥ) 
以为昨天能发的我又食言了(羞愧抱头)
这次锦觅戏份多些哈,下回润玉就找回场子啦
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撒(比心❤)

正文

旭凤想了想,变出了一条护颈薄巾,包住满是痕迹的脖子,对着镜子好好整理整理,不让他人看出一丝端倪。
整理好后,锦觅便来了,锦觅对旭凤的围巾表示疑惑,旭凤把自己解释成了重生不久身体虚弱吹不得风的弱鸡,锦觅听了难掩自责和心疼,一顿嘘寒问暖,旭凤整个心虚的很。

两人用了早饭后就启程去了圣医族。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个丛里深处的小木屋,锦觅推开门进去,旭凤跟在身后。熟悉的布置引入眼帘,
药罐药杵在左侧木柜中排列整齐,右侧是挂了围帐的床,正中间是一张古旧的木桌,他和锦觅曾在上面处理药材,下棋逗趣,写字聊天....一时间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涌入脑海。

即使旭凤自问对锦觅已无刻骨的男女之爱,可心中也难免感慨。

“凤凰,这三天我们就如同凡人一样,每天采药做饭打猎好不好?”锦觅微笑地看着他,眼里有星星闪烁。
“好”旭凤笑

三日之约是圆锦觅一个梦,又何尝不是弥补自己心中的遗憾。若先无锦觅骗他伤他,后无润玉在他重生后的强迫,自己说不定真的会和眼前这个善良可爱的小葡萄走到一起。
但现实不可逆转,他和锦觅终究是有缘无分。
旭凤不禁有些黯然,感叹世事无常,又摸着肚子狠狠咒骂了罪魁祸首大尾巴龙一顿。

接下来的两天,他们白天上午采药砍柴,中午生活做饭,下午射箭打猎,晚上则像老朋友一样下棋聊天,最后再分开去各自的房间休息。两人之间的气氛融洽,心中的芥蒂不安也慢慢消除。

当天晚上,旭凤坐在桌前,看着锦觅精心保留下来他装聋作哑时与她的手谈。翻着一页页纸张,旭凤即坦然又高兴,高兴在于他失去作为恋人的锦觅,但没有失去作为朋友的她,
旭凤忽得觉得扎在心里的毒刺,梗在心头的死结就这样润物细无声的彻底消失了。他原以为那是他可能一生都难以跨过的槛,即使千百年后表面云淡风轻,但内心深处还是存在不愿让任何人触碰的伤疤。
但现在的他面对锦觅时做到了真正的坦然,过往的爱恨情仇如同过往烟云。旭凤感到轻松痛快,像卸下了沉重枷锁一般。

正想着,突然感觉窗外有一股外来的灵力波动,旭凤警惕,出了屋子探究灵力来源。他站在屋檐下仔细一瞧,原来是那魇兽正在木屋外蹦来蹦去。他刚想捉住那润玉的狗腿小跟班,魇兽机灵的一躲,晃了晃美丽的鹿头,冲着旭凤打了个鼻响,最后摇摇屁股撒丫子跑了。
旭凤怕惊动锦觅,便作罢转身回了屋内。
只见桌上赫然多了一盘点心,而他刚刚观摩的手记被人随手扔在一旁,手记还被抽出来一叠压在下面,做了点心垫子。。。。。
 
旭凤走进一看,是盘香甜可口的七巧酥,用脚指头想就知道那条龙又来了。旭凤简直不忍直视那龙的小气劲儿,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盘点心。不过身体可不会撒谎,点心的香气扑面而来,不一会儿旭凤就感觉自己口水分泌加速。。。这可不是我想吃啊。。。是你儿子想吃了!想罢,又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。
旭凤怀了将近四个月了,食量也不断增加,肚子像半个皮球一般鼓起,要不是穿得宽松,恐怕已经瞒不住了。

正当旭凤吃得不亦乐乎时,锦觅突然推门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。
旭凤眼疾手快得大手一挥,将面前的东西收走,一口点心卡在喉咙里憋得旭凤面红耳赤。
他若无其事艰难道“锦觅。。咳咳。。你怎么来了?”
锦觅走进来“凤凰,你最近吃得多,我怕你晚上饿,给你做了鲜花。。”

锦觅话没说完,突然顿住了脚步,紧盯着旭凤,神情惊愕。片刻,她移开了目光,眼神躲闪强装镇定地将鲜花饼放在桌上,挤出一个笑容后慌乱地跑了出去。

旭凤十分纳闷,难不成自己吃了一脸点心渣子? 他疑惑地照了照镜子,顿时一片透心凉。
自己不是一脸的渣子,而是忘了带围巾。。。
虽然已经过了两天,但青青紫紫的吻痕在雪白的皮肤上依旧十分扎眼,明眼人一看便知怎么回事。旭凤气愤自己的大意,又十分的忧愁,他该如何跟锦觅解释呢。

第二日清晨,旭凤出了屋子,看见锦觅已经在院子里了,像是听见了动静,她回头对旭凤灿烂一笑。
“凤凰,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晚上我们去花界看星星好不好?”锦觅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,依旧同往日明媚,但淡青的眼底难以掩饰。
“好”旭凤原先备好的说辞倒无从开口了。

这一天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傍晚,太阳快要下山了。他和锦觅已经到了花界水镜内,不一会儿天上就挂满了熠熠星辰。他和锦觅并肩坐在山坡上,仰着头看天空。
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,锦觅才开口道。
“凤凰,你还记得嘛,我第一次遇见你,你就是在这里从天而降,全身包着火,我还以为是流星呢,没想到是黑乎乎的大乌鸦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。。”
锦觅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下来了,她尽力的忍着,肩膀因她的压抑的抽泣而微微颤抖。
“锦觅。。。”旭凤忧心道
锦觅再也忍不住,转身抱住了旭凤,她窝在他的肩膀上无声痛哭,旭凤感觉肩膀湿了一片。
“旭凤。。我们是不是没有机会了。。。”锦觅抽泣道。
旭凤不知怎么回答,只好沉默以对。
锦觅却知道了他的答案。
“旭凤。。我这几天我过得很开心。。谢谢你。。。”锦觅抬起头,笑中带泪“凤凰,你一定要幸福啊。。。”
说罢,旭凤闻到了一阵花香,眼前锦觅的脸也模糊起来。

旭凤醒来已经第二日早晨了,他是在锦觅花界的住处醒来的。环顾四周已无任何人的踪迹,他站起身来,不远处桌上放了一封信,信上还压了一支钗子,那是他送给锦觅的寰谛凤翎。
旭凤不免有些担心,连忙拆开了信。

凤凰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说明我已经放下了一切,四处游历去了。
不要担心,我可不会寻短见什么的,我锦觅可顽强机智得很!
不过从今天开始,我也要担起自己的责任了,花界不可一日无主,我准备历练一番就回花界辅佐长芳主主持大局。
旭凤,你是我遇见过最好的男子,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,也学会了对爱的人放手和祝福。
谢谢你旭凤,能够在漫长岁月中遇见你是我锦觅一生的幸运。
最后我想说,旭凤,你一定要幸福啊,若是现在的人让你伤心难过的话,我小葡萄第一个不答应!

看到这,旭凤心里打鼓,听锦觅的语气莫非她知道润玉和他的事情了?

对了,我听闻最近魔界蠢蠢欲动,你千万要小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勿念,望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锦觅

看完了信,旭凤将其折好放进袖子里,这时朝阳已徐徐升起,温暖的阳光从窗子外洒下来,旭凤感觉浑身暖洋洋的,火红的朝阳意味着希望与新生。

距与锦觅三日之约已有一个月,旭凤自那日离开后便在蜀中山上建了一个竹屋,悠然自得度日。平日里月下仙人经常来串门,陪他聊天喝茶,五个月的肚子更明显了,旭凤只好换上更加宽大的衣裳,好在月下仙人心眼儿大,竟一点儿也没有起疑。

这些时日润玉也来得十分勤快,端茶递水送点心,变着法儿的想讨旭凤开心,也多次提出想带他回天界好好照顾。
不过旭凤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不理睬,后来郑重的对润玉说,他此生都不想再回天界,待他生育后就带着孩子留在人间,若润玉不同意,就把孩子接走,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和润玉回去的。
润玉听了怅然了许久,后来好似被棘手的公务缠身,来得也逐渐少了。

某日,旭凤正躺在躺椅上晒太阳,暖融融的阳光照得他昏昏欲睡。怀孕五个月后,他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胃口越来越大,吞噬灵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绕是战神旭凤也常常觉得虚弱嗜睡。
正会周公之际,一阵慌慌张张的叫声从远处传来。
“凤娃凤娃!大事不好了!”月下仙人从远处飞来,边飞边叫喊着
旭凤清醒过来,起身迎向叔父。
“怎么了,何事如此慌张?”
“凤娃呀,不得了了,那魔族踏过忘川河畔,现在一举攻上六重天了!”月下仙人急得不得了,六重天后就是天界设下的一道防护禁制,攻破了这道禁制,魔军则会长驱直入直至南天门。
“什么!那润玉呢?天界竟无法压制吗?”旭凤惊讶
“不料那魔界竟与鬼刹族勾结,三日前罗刹族率百万鬼军境压东海,润玉带领天兵前去镇压,现在这天界布防空虚,魔族便乘虚而入了,这可如何是好啊!”月下仙人不知所措,他只是一个牵姻缘的散仙,这种舞刀弄枪的事他还真做不来,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找旭凤求助。
旭凤却低下头想了片刻。
突然转身朝天界方向飞去。
“哎凤娃,你等等我呀!”月下仙人连忙跟上。
他二人一同前往六重天,希望能解决这次天界危机。

颠鸾倒凤(还续😂😂😂)

失踪人口上线啦
酝酿时间久了点~
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哈

正文

旭凤转过头看着锦觅
不料,锦觅先开口打破了沉默
“旭凤,对不起。”
“叔父将原委告诉我了,这不全是你的错”
“我还能叫你凤凰吗?我们。。还能回到过去吗?”锦觅看着旭凤,眼神充满希冀。
“你叫我凤凰无妨,但是再多的。。锦觅,有些事情是无法回头的。”
“我知道,这都怪我,是我没有好好珍惜,是我伤害了你。”锦觅黯淡,眼泪决堤
旭凤拍了拍她的肩膀,不语。

“凤凰,你可以满足我一个心愿吗?”锦觅抽泣道“千百年来,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凡间历劫,与你相知相处的时候。”锦觅回想起过往,带着甜蜜和苦涩
“后来我挣扎着想要等你从战场上回来,见你最后一面,但我知道我等不到了。弥留之际我就在幻想啊,若有朝一日你不做君王,我不做圣女,我们没有了自己的无奈,就平静的在山里生活该有多好。”锦觅从袖子里掏出原来旭凤赠予她的寰谛凤翎,紧紧的攥着。
“即使回到天上,我还在不停的想。你死了以后,我经常去那为你疗伤的山中小屋,幻想着有一天你会推门而入。。。”

旭凤听到这些话,不知不觉泪流满面。在凡间的日子弹指一挥间短暂,却是美好而深刻。

“旭凤,你可不可以陪我在那里住三日,我不会纠缠你,就当成全我一桩美梦,好不好?”锦觅小心翼翼的捏住旭凤的袖子,几乎恳求。

“好”旭凤终究是不忍心。

答应了锦觅后,见天色不早,便让她与自己一同到客栈休息,明天再启程去圣医族。

旭凤回到自己房间后,感觉腰酸背痛,自从怀孕以后,身体变得敏感又脆弱。
脱下衣物准备就寝时,突然衣衫中掉下一个东西,旭凤弯腰捡起,有些疑惑。
定睛一看,竟是一片雪白的龙鳞,晶莹透亮,洁白如雪,像极了那人的一袭白衣,温润如玉。鳞片上穿了一个孔,以金线拴上了一根火红的羽毛,旭凤认出,这是自己的凤羽。
回想起撞到自己的白衣男子,心下了然。

这大笨水龙真精,是怕自己见了锦觅就忘了他吗!
旭凤斜眼看了下龙鳞,哼了一声,还是将它揣进了兜儿里。

旭凤躺在床上,摸着明显隆起的肚子,想着与锦觅的过往,心中不是滋味。许久,便皱着眉头睡着了。

旭凤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他,以为又是春梦,没什么警惕,翻个身子又睡着了,怀孕的人也嗜睡的很呢。
润玉看着旭凤嘟嘟囔囔的翻身睡去,不禁失笑。他家凤儿什么时候这般娇憨了。
润玉忍不住又摸了过去,手从衣衫下伸进去,抚摸旭凤的后背。入手一片滑腻,肤若凝脂,凤儿的皮肤好像更好了,润玉爱不释手。

旭凤感觉那只咸猪手摸来摸去,对自己上下其手。摸到肚子的时候,对方的手一顿,下一刻,旭凤感觉肚子一凉,瞬间就清醒了。

小三轮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6633541171/4275070421740663

第二日,旭凤睁开眼,想起身下床,可身体像是被碾过一样,那都酸痛。屋内早已没有润玉的影子,旭凤费力的下床,不经意低头一看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自己的胸膛满是红色吻痕,肚子都不能幸免,甚至胳膊上也有几个,他拿起镜子,自己的脖子更是惨不忍睹。

这痕迹十天半个月都消不掉,这厮一定是故意的,他真不是一尾好龙!



颠鸾倒凤(又续(°ー°〃))

不好意思,有事耽搁了今天才更。。
凤娃小葡萄见面啦(要虐葡萄了,对不起我有罪)
感觉润玉被我写的跟大坏蛋一样Σ(ŎдŎ|||)ノノ

正文

旭凤在客栈里待了好几日,哪都不去,为腹中的孩子苦恼着,但一直没思索个所以然来。想着孩子就不免想起孩子的父亲,那厮在天界过得舒服,自己却在这劳心伤神,旭凤不禁气结。
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原因,旭凤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中他还在栖梧宫里,润玉给他做点心吃,陪他看星星,月光下他窝在润玉的胸前,昂起头与他细细亲吻,衣衫褪尽,润玉攻城掠地,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或温柔或凶猛的进攻起起伏伏。。。。

深夜,旭凤还陷在旖旎的春梦里,殊不知门外古灵精怪的魇兽正欢快的蹦着四个蹄子,哒哒哒地向天界跑去。

第二天清晨,旭凤睡醒后睁开眼睛,左右张望一圈,松了一口气,片刻猛然又坐起身来,拉开被褥见自己身下一片黏腻濡湿。顿时五雷轰顶,脑门上的青筋都要绷出来了,脸黑的像锅底。

一定是怀孕的原因!我平日里并非这样欲求不满,对!我才没有一丝一毫的想他!都怪那条破龙害我!色龙蠢龙大笨水龙!

“啊”肚子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旭凤略有些牵强的自我安慰和抱怨。他捂住小腹,等那阵不适缓过去后才发现,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闹情绪了,两个臭小子竟在自己的肚子里翻了个个。
喝,这还不让背地里说他爹坏话不成?这父子几个联合起来欺负我!旭凤感觉委屈。

中午,小二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告诉他,今天是本镇十年一度的姻缘节,男女老少都会带着面具逛集市,有情人会在当天交换自己漂染的孔雀羽毛,以寄情丝。说罢,还送给旭凤一个黑色面具,推荐他去逛逛。旭凤听着有趣,决定出去看看,散散心,消消气。

外面阳光明媚,集市上锣鼓喧嚣,人们都穿红着绿,好不热闹。旭凤穿梭于人群之中,静静体会着这份喜庆。不一会,便有不少少女围在一起,对着他指指点点暗中偷笑,还有几个胆大的,跑过来要送羽毛,旭凤尴尬的委婉拒绝。
继续往前走着,突然身后传来了远远的叫声
“凤凰!是你吗!凤凰?”那声音清亮动人,却十分的仓皇焦急。

旭凤顿时停下脚步,僵在原地,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宛如一座雕像。
片刻,他回过神来,头也不回的向前疾行。

旭凤在街角处转弯,没留神撞到一白衣男子,那人身上仿佛带着熟悉的淡香。没多想,旭凤便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旭凤转过两个街角,飞上一个酒楼的顶层,朝下观望街上的行人,见对方没有追上自己,旭凤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又何必再见呢。

再加上自己现在的处境难堪,许多事情难以启齿,在他与润玉的事情整理好之前,旭凤害怕见到每一个熟人,亲人。

但是事事常常不如人愿,旭凤的心刚刚回到肚子里,手臂却突然被人牢牢擒住。
“凤娃!”
“凤娃!一定是你,老夫从小看着你长大,你什么模样我都认的出来!”

擒住旭凤的是月下仙人,没想到这狐狸平时老眼昏花,关键时刻到是一点儿也不掉链子。
真是屋漏偏逢连夜,竟都赶上了。
旭凤自知逃不掉,认命的转过身,摘下了面具。

说到这月下仙人,自千年前婚礼变故之后,便与润玉极为疏远,连天界都很少待了,大多数时间都在人间牵他的红线,看他的才子佳人。原本他也怨锦觅的,可是知晓了锦觅陨丹之故,又见她数百年如一日的苦苦寻找旭凤遗落的元神,最后不忍还是原谅了她,决定同她一起找寻。

狐狸仙将这些事告诉了旭凤,谈话间锦觅也赶到了,默默站在一旁,不言语。
“凤娃啊,这些年你去哪里了?又是如何重生的?你这小子怎么也不去找我啊?知不知道叔父我多牵肠挂肚”狐狸仙的娃娃脸气得鼓鼓的

“我。。。我也刚醒来不久。。我也不知是如何重生,只是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佛座台莲上,可能是我有幸飘散至某位顿悟太虚佛祖的神址,借着这仙力重生。”旭凤开始瞎掰了。
狐狸仙不疑有他“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,我凤娃就是福大命大”边说着边热情的紧紧抱住旭凤,片刻疑惑道“咦,凤娃,你腰咋粗了这么多”
旭凤赶紧将狐狸仙推开“叔父,我还有话想要对锦觅说”
锦觅站在一旁,目不转睛的偷看旭凤。
狐狸仙看看两人,气氛实在微妙,赶紧脚底抹油跑了。

旭凤重生以来,想象过无数次与锦觅相见的场景,或愤怒或冷漠或难堪,无论如何都是痛苦的相逢,但当他真正站在对方面前的时候竟有一丝轻松的释然。
有些话到底还是要说清楚的。

此时,天界璇玑宫内,润玉坐在一个大水镜前,右手抚摸着魇兽,左手撑着下巴,透过镜子看着此刻的场景。
“陛下,您为什么要告诉锦觅仙子二殿下的行踪啊?万一他们。。”邝露不敢说下去。

“锦觅是扎在凤儿心里的一根刺,这跟刺也横在我与凤儿之间,如今是到拔除的时候了。”润玉缓缓说道

“那任由着他二人相处也不好吧!”邝露为她家大殿下操碎了心。

润玉拍拍魇兽的脑袋,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“谁说任由他二人相处了,这么久不见,我可是想极了凤儿。”

魇兽晃了晃他的小脑袋,嗷嗷的应和。

下章孕车play预警੭ ᐕ)੭*⁾⁾

颠鸾倒凤(再续)

哭了,本来肉肉之后没打算再写的,现在只能“续续续”了(⋟﹏⋞)
傲娇凤凰带球跑路
腹黑boy谋划啥子
其他人也快上线了
小学生文笔~愿大噶不嫌弃,看得舒心哈~

正文

距旭凤重生已有月余,洗梧宫内夜夜春宵,润玉将旭凤照顾得无微不至,连每日的膳食都是润玉端来,亲自喂的。
润玉经常下午带着旭凤到寒潭泡澡,在谭边与魇兽嬉戏。傍晚则会给旭凤做小时候他最爱吃的七巧酥,他告诉旭凤,这是娘亲教他做的点心,一生只能做给心爱的人吃。夜晚他会展示他精心布置星辰天幕,漫天的星光熠熠只为博一人一笑。

旭凤很不满润玉用这种骗女孩子的手法逗自己开心,自己可是铁骨铮铮的战神。但不可否认,润玉的用心和讨好让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一些。

虽然旭凤一如既往的冷脸相对,但润玉能感觉到旭凤的心情逐渐好转,但渐渐的也只能止步于此了,旭凤近日常常望着窗外的树枝和云彩发呆,表情落寞寂寥,润玉每每看了很是揪心,突然润玉觉得,自己留不住他了。
凤凰生来便属于广阔无垠的天空,骄傲肆意潇洒自在方是其天性,绝不容像家雀一样被人囚禁,强制拘泥于方寸之地,可自己如今却无法让旭凤心甘情愿的陪在他身边。

某天,旭凤第一次主动对润玉说话,看着润玉的眼睛,认真道:

“我要离开天界”

“好”

“别再来找我”

“。。。好”

当天夜里,润玉狠狠要了旭凤,折腾了大半夜,旭凤叫得嗓子都哑了,两个人都筋疲力尽。

第二日,旭凤踏着清晨的露水,穿过南天门,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后,便纵身消失于云海之中。
润玉在暗处望着旭凤离去的背影,久久不语。
后来润玉回到殿内,坐下来处理公务,望着那些公文,却不知不觉的出了神。

“陛下,就这样让二殿下离去真的好吗?”说话的人是邝露,多年来她陪伴在润玉身边,深知他对旭凤的用情至深,从门外看见殿下此时黯然神伤,心中焦急又难过。

“放他去吧,他如今对我心结未解,这样强留身边有害无益,放他离我远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润玉沉吟道“放心,我在他的随身物件上施了法术,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。”

果然还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邝露心下稍安,可转念一想
“可是以火神殿下的修为,普通的法术定瞒不过他,陛下定施了十分隐秘的法术吧?”

“不,他想发现,便一定会知道。”润玉道

“啊?那岂不是白费。。。”
润玉挥手打断邝露的询问,转身问道
“凤儿重生的消息没有泄露出去吧?”
“禀天帝,天界知道内情的侍从和仙上都守口如瓶,线人来报,此事魔界众人并不知晓”
“好”润玉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,不知在盘算什么。

离开了天界的旭凤如同鸟儿扎进了树林,逍遥自在的很,他幻化了普通面容,在人间游历了一大遭。
昨天到山上挑了整个土匪寨子,除暴安良,解救了两个被掳的黄花大闺女。
今日又到某小国的军营里观看操练,那些个小兵看得他是头昏脑涨,一个个像是排列整齐的大冬瓜,歪来扭去,这要是他的兵早把这些人屁股打开花了! 战神的职业病发作了,顿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,马上设计成为了军营的教头,把这群歪瓜裂枣训练的那叫一个苦不堪言,后来旭凤走的时候将士们喜悦的泪水憋都憋不住。
离开了兵营,旭凤又去戏院看了好几天戏,他的叔父就十分爱看戏,小时候经常拉自己去看,可是自己家教慎严,后来又军务繁忙,这人间的戏可是从来没听过,算是弥补了遗憾,消磨一下时光。

一转眼在人间已有两月有余,一开始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,看什么都新鲜舒坦,可日子久了旭凤却觉得愈加空虚无趣起来,不禁想若是有个人陪在身边就好了。心情不好连带着胃口也不好了,近几日吃什么吐什么,红润的小脸也变得苍白起来。

一日,正在沐浴的旭凤不经意间低头一看,感觉自己的肚子大了许多,尤其是小腹简直是胖了一圈,联想到近几日的反应,突然一个不可思议,让他从头凉到脚的猜想冒了出来。
他右手一挥,装作无意间用衣物将身后桌上自己平常绑的红色发带盖上,从裕桶里立起,穿上里衣,立马坐到床上运功探查自己的身体状况。一番探究他惊讶的发现,小腹内有两团模糊不清圆滚滚的物什,正小心翼翼的吸收自己体内的灵力,默默成长。
认证了自己的猜想,旭凤闭上了眼睛,与润玉行夫妻之事也就罢了,现如今竟还怀了孩子,这般孽缘能有一个好结果吗?

旭凤摩挲着小腹,神情复杂
我该拿你们怎么办呢。。


颠鸾倒凤(续)

文章走评论链接~
第一次写肉肉大噶请见谅
一辆碰碰车,愿君喜欢

颠鸾倒凤

腹黑深沉润玉攻✘雌雄同体凤凰受
小学生文笔emmm大家见谅
开车技术稀碎
极度ooc

正文

“天元三千三百二十六年,天界大皇子润玉和水神长女锦觅大婚,本该是六界共喜普天同庆的大好之日,谁曾料想这成亲当日兄弟俩竟为了水神长女反目成仇大动干戈!唉,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。那水神长女十分狠心以六棱冰晶刺破火神内丹,使得火神神消身陨,一代战神就这么消弥于六界。”
一个土地公模样的老者,皱着眉头叼着烟枪,坐在土堆上对着一个刚修成人形的娃娃菜精侃侃而谈道。

“那火神殿下真身乃凤凰,不死之鸟,雌雄一体,我才不相信他这么容易就死了呢!”娃娃菜还是棵菜的时候就听说过火神殿下的威名,心中十分向往。

“说的也是,可一千年了,世上并无火神踪迹。那大皇子润玉同样古怪的很,世人都说他心系锦觅,可当上了天帝也没有娶她,也不宿天帝主殿,除了处理政务便终日守在栖梧宫宫。古怪呀古怪,天上之人的心思摸不透哦。”土地纳闷。

“不娶她定是不欢喜她,说不定火神殿下还在栖梧宫里呢。”娃娃菜精得意洋洋道
“哎!黄口小儿莫要瞎说”土地给了精灵一榔头。

栖梧宫外凤凰花花开正盛,随风飘来阵阵幽香。殿内的气氛却不如殿外那样惬意,宫殿中央笼罩着一层浓厚的火光,火光包裹住床上的人,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,不断流动。
“太上老君,今日旭凤便能还魂转生吗?”润玉身穿一袭白袍,身姿挺拔,谦谦君子一般如玉如华,比起往日夜神添了许多上位者的英气和霸道。
“禀告天帝,二殿下服下还魂丹至今日正好一千年,应是重生涅槃之时”白衣仙者道
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太上老君转身退下,宫中只剩两人。

润玉低头久久凝望旭凤,眼眸透出浓烈的占有欲,那欲望仿佛撕破了长久以来云淡风轻的面具,乍看之下竟有几分狰狞,润玉伸出手掌细细抚过旭凤每一寸脸庞,熟悉的像是做了千万遍。

入夜时分栖梧宫的火球突然火光大盛,笼罩了整个寝殿,过了一个时辰后,火球逐渐缩小,陡然收缩入床上人体内,像丹元一般没入胸口。
又一个时辰后,旭凤终于重生成功,缓缓睁开双眼,慢慢看清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后,记忆和仇恨如海浪一般席卷刚刚重生的旭凤。
“你醒了,你睡了一千年了,我的弟弟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润玉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透露着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“润玉。。你为何不彻底杀了我。。”刚刚重生的旭凤十分虚弱,勉强撑起身来,质问对方。
“我润玉此生有两大心愿,其一是坐上天帝之位,拥有权利,能护我在意之人的周全。其二便是和我爱的人长相厮守,共渡此生。现在,我只有第二个心愿未了”润玉温柔的笑了
“锦觅与你情投意合,你现在是在向我炫耀吗?还是在嘲笑我的愚蠢?”旭凤眼神黯淡

润玉望着珍宝一般,俯下身,贴在旭凤耳边:“从来没有锦觅,我此生钟爱之人至始至终,只有你一个。”

“笑话!且不说乱伦违纲,你夺我所爱在先,又诱使锦觅杀我夺天帝之位,我不在乎什么天帝之位,只觉兄长你的所作所为寒心,兄弟之情都没有了,何谈什么钟爱,现在你无缘无故将我救起,你到底有什么阴谋!”旭凤怒不可遏
润玉愣住,眼中似是悲哀,可片刻后忽而笑了,那笑容灿烂如春却让旭凤感觉如坠冰窖。

“凤凰,上古神兽,不死之鸟,你知道它最最特别的地方在哪?”润玉言语暧昧声音清冽“那便是雌雄同体阴阳混沌,这天上地下,凤儿你最是独一无二。。。”

润玉手臂一挥施一法术,绑住床上之人的四肢,旭凤躲闪不及,被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。
“凤凰重生如涅槃一般,现在的你十分脆弱”润玉的手从旭凤胸前划过,透过衣物向下探去“但有多脆弱。。就有多么容易受孕。”

旭凤如遭雷劈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虽然他一早知道自己雌雄一体,却从未想过屈居人下,一直觉得自己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,法力高强的战神,将来和女子结合,为人夫为人父。

“你疯了!疯了!”旭凤剧烈的挣扎起来“兄弟乱伦,你不怕造天谴吗!”润玉不为所动,用手扼住旭凤下巴“天谴?便是粉身碎骨,我也要将你永生禁锢在我身边”说罢,便吻了上去,与平时的清冷截然不同,他的吻炽烈霸道。右手擒住旭凤的后脑勺不让他躲避,
左手灵活的将旭凤衣物褪去,直至一丝不挂。

下篇开三轮了~